欢迎来到淫淫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exepc.com。淫淫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点击有惊喜!!!!

隔壁女生晚上声音太大,趴窗偷看的一幕让我…

第1章 嫂子受伤

夜幕低垂,胡家村的家家户户都亮了灯。

我叫胡阳,胡家村人,跟我嫂子住在一起。

因为家里只有我和嫂子邵洁两个人住,外面也免不了传出不少的闲言碎语,年少的我不太懂事,我嫂子也从来没埋怨过,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下来了。

“嫂子,肩膀怎么受伤了?”看着嫂子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提着刚摘下来的新鲜菜,我真是又紧张又心疼的问。

邵洁,是我嫂子,也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更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美人,不胖不瘦身材高挑,即使是穿着普通的衣服也能穿出城里人的气质来,皮肤更是白皙赛雪,五官也十分的精致,一头长发乌黑的发亮,身上有着好闻的淡淡香气。

绣眉微皱的嫂子,更多了几分韵味。

我们家附近有个煤矿,家里的男人都在矿上打工,结果后来矿上爆炸连我表哥在内的男人都死了。矿主一夜之间捐款潜逃,我爸和表哥等于白死了,一分钱补偿也没拿到。

我妈也在其后一年伤心过度撒手人寰,就这么把我一个人丢下了。

还记得我妈临死前拉着表嫂的手,把我托付给她,那年我才12岁还不懂事,嫂子也才16岁,就这么我们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了一起,一晃五年过去了,我也已经17岁渐渐的开始懂事。

“嫂子,怎么会受伤?是谁欺负你了?”我看着嫂子受伤的样子很心疼的问。

“没事,刚才在地里摔了,不碍事的。”看着我关切的样子,嫂子即使疼的直吸气还是拼命的挤出一丝笑来。

“我去拿药酒来。”我转身去翻箱倒柜的找药酒,心疼的都快急哭了。

“不碍事的。”

我知道嫂子是怕我担心,手忙脚乱的找出药酒,我赶紧递过去,“嫂子,给,药酒。”

“嗯……”嫂子接过去的一刹那,两人的手碰在一起,我的身体猛的抖了两下。

嫂子的手很细很滑,完全不像是庄稼门户里出身的女人,不知道是她保养得好还是天生如此,即使是跟城里的女人比起来也一点都不差。

以前没有感觉,直到前几天看到村里的刘寡妇和村长在苞米地里抱在一起,刚巧那天我经过,看的清清楚楚。从那一刻开始,似乎我心里有颗种子开始萌芽。

原来,男人和女人还能那样?好像刘寡妇很舒服,村长即使累的气喘吁吁的,也还是很卖力。从那一刻起,我才懵懂的明白了些男女之间的事。

这几年,嫂子是村里所有男人臆想的对象,田间地头、茶余饭后,只要是自家的娘们不在,就免不了要扯上几句关于嫂子的事。

眼看着嫂子脸色绯红,我猛的惊醒,好歹自己也成年了,嫂子的伤又在肩膀上,如果涂抹药酒的话就得把衣服脱掉才行,我还待在这里肯定不方便。

“嫂子,我先出去,有什么事就叫我。”我说着就往外走。

“别走,回来!”

“啊?”我猛地停住。


第2章 弄错了

嫂子满面含羞的样子真是美极了,我看了一眼不忍挪开目光,尤其是嫂子绣眉微皱的样子,即使说她国色天香也不为过。

“还愣着干吗?快来帮我涂药酒。”嫂子嗔怒的白了我一眼,当时我心里的感觉就像是有千百万只小虫子在来回的爬。

“啊?我……我来?”我被打断了思绪,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问。

“我够不着……还有,我怕疼。”嫂子的脸红的都快挤出血来了,雪白的皮肤带着红润更衬托了几分美艳,看的我只觉得小腹间一阵阵的热流翻涌。

咽了口唾沫,我把药酒倒在手上眼睁睁的看着嫂子把衣服褪下来,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还有一大片淤青,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心里一阵抽痛,赶紧跪在嫂子身后。

女人身上独有的香气像牛奶的香味,刺激的我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当年嫂子嫁过来的时候因为家里穷,收了我哥的彩礼钱就过门了。

那时候的人都很传统,还没办婚礼就不能圆房。

这些都是嫂子自己说的,她一直有遗憾,没能给表哥留个种。后来,嫂子家里人来接,可嫂子为了我硬是没回去。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就在心里默默的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嫂子。

慌乱的把药酒倒在手心上,火辣辣的有点凉。

“用手把药酒涂在上面,别怕,我忍得住。”嫂子的声音很柔软,很好听,仿佛有种魔力让我想亲她。

咽了口唾沫,我的手迟迟的没敢放上去。

感觉到身体不适应又怕嫂子看到我的反应,我赶紧调整了姿势,努力的避开不让嫂子看到,接着就把手放在了嫂子雪白细腻的肩膀上,惊得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不敢去看嫂子眉头轻皱的样子,可是一闭上眼睛就会忍不住的想到那天在苞米地里的情景,身体更是忍不住的有了剧烈的反应!

“阳阳,怎么不动了?”嫂子是着急了,一直这样其实她也挺紧张的,毕竟是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即使已经在一起几年了,但是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我也改变了。

记得前几年,嫂子洗澡的时候还让我给她倒热水,从前年开始,嫂子已经再也没叫过我。

对嫂子的身体,我并不陌生。

以前年纪小,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可是现在,仿佛所有的回忆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

记忆中,嫂子的身体很白,尤其是胸前的两朵白莲,浑圆挺拔……我忍不住拿刘寡妇和嫂子比。

刘寡妇的也很大但是是垂下去的,没有嫂子的那么挺,也没嫂子的好看。

“混蛋,我真是混蛋!胡阳,嫂子是亲人,你怎么能想这些呢?还不快点醒醒?”我的自我告诫起了作用,赶紧打起精神,先给嫂子涂药酒。

嫂子肩膀上的伤在靠前的位置,即是跪着我也要向前伸才行,而且在后面我根本看不到。

当我把头伸过去的时候,就要靠在嫂子的耳边。

我感觉到了嫂子的羞涩和紧张,眼角的余光更是看到嫂子的脸红的像火烧似得,虽然低着头也能听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第3章 嫂子,疼吗

“嫂子,疼吗?”我下意识的去问。

也许是我呼出的热气打在嫂子的耳朵边上,再加上我们俩靠的很近,嫂子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小声说:“不……不疼。”

“哦,那我用点力?”

“嗯。”嫂子呼出的气很香……我又忍不住想起了刘寡妇和村长亲嘴时的样子,如果我亲嫂子的话,她会不会生气?

“啊!”嫂子一声低吟惊得我猛地跳起来,然后我看到嫂子有些嗔怒的转过身,眼睛里有些怒火。

“怎……怎么了?”我有些愣住了,不知道嫂子这么生气,是发现了我在偷偷的看她吗?

在灯下,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仔细的盯着嫂子看,这才发现嫂子真的好美,好漂亮,五官真的好精致。

应该是被我单纯的样子打动了,嫂子也没好意思骂我,只是淡淡的说:“你揉的地方不对。”然后嫂子把衣服向上拉了两下,低着头,说:“还是不要弄了,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我这时才意识到,可能是刚才我太紧张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才让嫂子这么生气。

还没来得及回味柔软带来的感觉,就被打断了。

紧张之余,我赶紧按住嫂子,说:“我去做饭,今天你不许动。”

然后我不管嫂子同不同意,跳下床就跑了出去。

感觉憋得实在难受,我赶紧先去旁边的猪圈解决了一下,这才稍微好受了点。

天气有点热,这会儿我更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跑到井边打了点水从头淋到脚,总算把心里的邪火压了下去。

庄户人家的孩子都会做饭,只是嫂子做的饭特别好吃,她又对我特别好很少让我去厨房,最多也就是帮忙烧烧火,所以我这几年也就学会了下面条。

特意给嫂子煮了两个荷包蛋,还不敢让她看到我碗里没有,先给嫂子盛了一碗赶紧端进去。

开门的一刹那,我又看到嫂子正在换衣服,听到门响赶紧拉过被子盖住了身体。

嫂子今天去地里干活肯定出了不少汗,我等嫂子坐好以后才进去把碗放在床边,看着嫂子说:“嫂子,你先吃,我去烧点热水给你洗澡。”

“阳阳,你怎么不吃?怎么这么浪费,嫂子不用吃鸡蛋,这都是给你吃的。”

这一瞬间,我的眼眶忍不住湿润了,赶紧背过身去不敢让嫂子看到,“我的在厨房呢,也有鸡蛋。嫂子,你就听话把鸡蛋吃了吧,你都受伤了要补补。”

“你这孩子。”

我听到了嫂子的声音有点哽咽,不敢再呆下去,我赶紧开门跑了出去。

想想刚才,我竟然还对嫂子有那种想法,内疚的我抓着头发真想扇自己几巴掌!

西里呼噜的吃了饭,我赶紧烧开水给嫂子洗澡。

这时,就听到嫂子的屋里,传来了一声轻吟,“你给我出去!”

嫂子的惊呼把我吓坏了!

来不及多想,我拽了跟铁条就朝屋子里跑。

踹开门,我看到了让我恨不得杀人的一幕!


第4章 第一次做男人

村长的儿子正在拉着我嫂子,一张臭嘴咧着满身酒气的去亲我嫂子!

嫂子就是我的天,是我最心疼的人,这家伙居然敢亲我嫂子!

“放开!”我一声怒喝冲了进去。

17岁的我长得不高,村长儿子倒是长得五大三粗的,平时我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单挑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今天,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冲上去抡起铁条就是一通好打!

可我年纪小力气弱,没打过架也不敢下狠手,哪比得上村长儿子三十几岁的有劲,再加上这个混蛋又喝了酒根本不怕痛,只打了几下就被他一脚踹到了地上。

“码的,你敢打老子?”

“打的就是你个混蛋!”

“阳阳快跑!”嫂子紧张的喊着。

可是现在我就算打不过也不能跑,即使我心里很害怕,可是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嫂子被欺负自己逃走呢?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跳起来就往上冲。

嫂子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抱住了我,“阳阳,不能打,他是村长的儿子,打了他要出事的。”

“别拦着我,我要弄死他!”我大声的喊着。

也许是被我不怕死的样子吓住了,又或者是在我家到底他有点心虚。总之,村长的儿子看着我要吃人的凶样子,骂骂咧咧的丢下几句酒话,居然真的走了。

村长的儿子前脚走,我后脚就把铁条扔了,软趴趴的倒在我嫂子的怀里没了力气。

刚才真的吓坏了,要是他不走的话,指不定谁能打得过谁呢,这会儿泄了气哪还有力气?

“阳阳……阳阳,没事了,别怕,别怕。”嫂子还像小时候那样哄我,把我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在我耳边喊着我的名字。

我趴在嫂子的胸前,心里一点杂念都没有,就是想趴着休息会。

猛地一惊,我赶紧站直了,抱着嫂子的肩膀,紧张的从上到下看了两遍,“嫂子,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嫂子被我紧张的样子逗乐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柔声道:“我没事,倒是你像个小疯子把我吓一跳。”

“哎呀,嫂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逗我。”我有点心急的说。

“好啦好啦,已经没事了,乖,事情都过去了。”

“可是嫂子,这家伙这么坏,他万一要是再回来怎么办?”

嫂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看得我的心一下子又揪起来了。

“还能怎么办?他是村长的儿子,我们斗不过他的。”嫂子说着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转,看得我心疼死了。

“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他欺负嫂子的!”我握着拳头,眼睛有点红。

“阳阳,你听嫂子说,千万不要得罪他好吗?现在你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嫂子就算受点委屈也没什么的,他想把我怎么样也没那么简单,懂吗?”

说真的,我是真的不太懂,咱们家现在只有我和嫂子,为了我,嫂子跟家里闹翻了,胡家村也没人会真心帮我们,村长的儿子就算欺负我们也没地方说理去。估计去村里派出所报案,也不见得有人会管。

村长家有钱有势,咱们是肯定斗不过他的。

可是,我怎么能看着嫂子被欺负呢?

一个念头,在我的心里萌芽。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