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淫淫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exepc.com。淫淫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日本实际上从没有改变过其扩张性的国策,或者说二战后,这种扩张性的国策又回到日本的主流社会中。日本极力要修改和平宪法正是要为新的扩张性政策找到一个所谓的合法依据。

日本大选预示的危险

摘 要

日本实际上从没有改变过其扩张性的国策,或者说二战后,这种扩张性的国策又回到日本的主流社会中。日本极力要修改和平宪法正是要为新的扩张性政策找到一个所谓的合法依据。从这一点上我们就能看到,之所以说日本这个国家这次众院选举预示着更大的危险性,是因为这次的众院选举预示出了日本这个国家的未来走向,而这个走向具有一脉相承的发展趋势,这个趋势就是扩张性的国策已经成为日本社会政治的主流选择。这次日本众院选举出现的主要政党都主张修宪的现象充分说明,对亚洲日本的邻国而言,日本未来只会更加危险。

最近,日本现任首相安倍为延长自己的首相生涯,瞄准自己长期执政的目标,也为躲避民众对其丑闻的追究,不顾众院任期尚未届满,利用首相手中的权力,宣布解散众院,举行新的大选。

本来,日本众院的任期是四年一届,上届众院选举是在2014年12月,到2018年12月才届满。但安倍却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宣布解散众院,要在10月22日举行新的众院选举,这导致日本政坛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再次玩起了众院大选的戏码,新的政治洗牌大战又要开打。这对日本民众来说,真的是劳民伤财啊,同时也暴露出日本政客们私利为先的卑劣。

最近这些年在日本政坛,这种没有任何理由就解散众院举行大选的做法似乎成了日本执政当局的惯例。当年那个坚持所谓购买钓鱼岛的民主党首相-野田佳彦,为挽救执政不利的颓势就曾利用首相权力,提前解散众院举行大选,只不过没能如愿,选举以失败告终,灰灰溜的下台而去;而安倍的上届政府竟然也是为延长自己的首相任期,效仿前任提前解散众院举行大选的。不同于野田的是,安倍如愿再度执政。算上这次提前大选,安倍执政不过五年竟玩了三届政府,两次提前选举。

不过,这次大选对日本选民来讲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不过是修宪的那付旧药在日本主流政党之间的旧瓶中来回折腾,豆腐两块两块豆腐而已。可从国际的角度来看,特别是对亚洲日本各邻国而言,日本的这次众院大选预示着某种新的危险即将来临,“药”虽是旧的,瓶也没有更新,可那“药”终归是想让日本民众吃进去的,是想要让亚洲各国吃进去的。旧瓶里虽是“旧药”,可危害是很大的,日本政客造的“药”吃下去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换言之,日本大选无论结果是什么,是谁执政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日本这次大选给世界看到的,给日本百姓们看到的,将是日本在如今的政客们率领下会离世界潮流、离正确认识日本本身,离日本应走的正确道路越来越远。这次大选结果出笼后,日本修宪很可能会实现。当日本修宪完成后,美国人就会赋予日本更大的所谓责任。这从近来美国政府承诺向日本出售各种进攻性武器能得到证明,让日本有能力在西太平洋来遏制中国,这是美国人的算盘,加强日本也是特朗普竞选时就曾说过的。可如果没有日本修宪的成功,美国人的算盘扒啦的就只会是空响,而修宪成功呢?这正是日本这次大选所预示的危险。一个全副武装的走狗和一个只会狂吠的走狗,哪个危害更大是亚洲各国都懂的。解释一下,日本这次在右翼政党主持下的修宪不是向和平的方向修,而是向扩军备战方向修的。

过去,按照西方民主政治的惯例,实施西方民主政治国家的政党政治一般都会出现类似两党竞争的格局,出现所谓左右相争的格局,或者说是表面上代表上层利益集团与表面上代表中下层利益的两党竞争格局,如美国、英国、德国那样,日本原本也是不应有例外的。但事实上日本由于长年处在非正常国家的状态下,处在被美国强力控制的状态下,虽然由美国为其制订了那个被称为“和平”的宪法,可在政党政治上却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较长时期的、规律性的左右相争的政党政治格局,短期出现的社会党执政也没有改变这一状况。发展到今天,可以认为,日本政党政治的发展已经偏离了西方民主政治的那种轨道,所谓左的代表政党不是远离政坛竞争的主流舞台,就是基本上都早早退出了日本政坛的主流竞争队伍。看看这次日本大选参与主要竞争的三个被称为右翼的政党我们能发现什么?这三个政党的基本主张竟然高度一致。虽说此次大选比上次大选增添了某种变数,但三大竞争者-自民党公明党联盟、希望之党、立宪民主党在主要的议题上竟然是没有差别的雷同,出现了三党都主张修宪的一种怪现象,甚至希望之党的修宪主张比自民党公明党联盟更激进,废除“和平”宪法的劲更大,它们都在争日本拒不承认自己在二战中的犯罪行径、拒不承认侵略罪行的前提下,看谁能更快实现修宪。同时,这也证明日本社会的主流统治集团越来越趋于一致,那种二战前的日本似乎隐隐出现在当代。

这也预示着日本不仅要充当美国的打手,还在危险的军国主义道路上正转向到快车道。日本在美国上一届奥巴马政府的的扶持和默许下,已经把日本从一个专守防卫、不得参与海外派兵的国家变成了解禁集体自卫权,否定无核三原则,不断扩大军备,废除武器出口限制,大肆发展进攻性武器的正在恢复其扩张性国策的国家。而日本的安倍政权并不满足走到这一步,在企图成为美国在亚太守护者的同时,还有自己的小九九,它企图干扰中国的发展,为中国的崛起制造障碍,力争压缩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通过为美国服务为自己找到新的扩张渠道。

有人说,中国的快速崛起与日本争夺地区主导权的目标相矛盾。基于这一判断,很多人很可能得出一个中日冲突难免的结论。在下以为,这并不准确。中日冲突难免是必然的,但并不是因为中国快速崛起与日本争夺地区主导权,而是日本根本没有准确定位自己的国家,是日本企图重新走向危险的扩张性的道路所致。中国与日本的冲突有地区性的因素在内,但中国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大国,崛起中的大国,目标并不是与日本争夺地区主导权,中国争的是世界的主导权!而日本不过是为美国阻挡中国发展当一个亚太地区的马前卒而已,日本只能是企图在地区事务上争一个较大的发言权而已。换言之,日本如果能准确定位自己,不为美国火中取栗,真诚悔过,切实认罪,放弃扩张性的国策,日本与中国就不会有冲突。遗憾的是,日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特别是其历史上形成的扩张性的国家政策重新回到日本的主流决策层中,已成为日本社会的痼疾,靠自己无法根除。

日本到目前为止,已全面否定了所谓二战侵略罪行,这不仅仅是不肯承认南京大屠杀所证明的,不仅仅是不承认犯下的慰安妇罪行所证明的,不仅仅是不肯就二战罪行悔过、认罪、道歉所证明的,它废除无核三原则意味着什么?不肯在核不扩散条约上签字意味什么?重新评价二战、为二战的历史翻案意味着什么?揪住美国的原子弹轰炸,却不肯对自己在二战中对被侵略国的更为大范围的轰炸,造成的更为广泛的伤亡认罪意味着什么?值得大家注意的是,在世界上普遍关注日本如何看待二战时,却没有发现日本不肯认罪的根源不在二战。日本社会和日本人大多都不是仅仅否定二战的侵略历史,在他们的概念里根本就没有承认侵略的想法,从不承认历史上日本的任何侵略行径,它否定的是所有侵略行径。侵略中国可不是二战开始的,二战前侵略中国它认过罪吗?二战前侵略琉球它认过罪吗?不承认二战前的侵略罪行,怎么可能承认二战中的侵略罪行?这告诉我们的是什么?是日本实际上从没有改变过其扩张性的国策,或者说二战后,这种扩张性的国策又回到日本的主流社会中。日本极力要修改和平宪法正是要为新的扩张性政策找到一个所谓的合法依据。从这一点上我们就能看到,之所以说日本这个国家这次众院选举预示着更大的危险性,是因为这次的众院选举预示出了日本这个国家的未来走向,而这个走向具有一脉相承的发展趋势,这个趋势就是扩张性的国策已经成为日本社会政治的主流选择。这次日本众院选举出现的主要政党都主张修宪的现象充分说明,对亚洲日本的邻国而言,日本未来只会更加危险。

为防失联,请关注察网微信公众号:察网时评(ID:chawangsp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