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随笔】仲神父和福楼

摘要: 这位热爱中国的仲磐石神父和曾经的慕尼黑“中国中心”福楼,都是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应该写下来让后人知道。

09-27 05:37 首页 德国华商
点击标题下「德国华商」可快速关注


夏青青

德国华商报作者



仲神父Pater Gerhards,是一位天主教神父,曾在中国传教多年。福楼,Haus Fu,是慕尼黑的一幢学生宿舍,那里先后住过好多中国留学生,被誉为慕尼黑的“中国中心”。仲神父本人就居住在福楼,数十年担任福楼的主持人。仲神父和福楼,八十年代在慕尼黑的华人留学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通常留学生们知道仲神父,不是因为福楼的学生宿舍,就是因为福楼一年一度盛大的夏日联欢烧烤会(Sommerfest)。

仲神父


直到几年前德国高校一律不收学费(现部分地区高校象征性收学费),政府一向对学生在保险、车票等方面提供良好福利,大学有政府补贴的廉价学生食堂,大多数公众设施对学生有优惠,因此德国成为很多留学生的首选在七十年代主要是来自台湾的留学生,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则更多来自大陆各地的留学生。德国高校各方面优势很多,可是有个棘手问题,德国高校都不是封闭的,不设宿舍,住宿问题要学生自己解决。在慕尼黑这样人口众多的大城市一房难求,房租一直是生活中比例相当高的一笔开支。虽然有教会和其他慈善机构提供相对便宜的学生宿舍,可是数量有限,远远不能满足世界各地前来求学的孜孜学子们,交通便利地处市中心的宿舍更加难上加难。若能找到位置中心、交通便利而且环境优雅的廉价宿舍,那可算小小中了一次“乐透”。福楼就是这样一座会让留学生感觉中了乐透的学生宿舍。

福楼是一座小楼,位于欧姆路(Ohmstra?e)18号,门柱上的铜牌刻有一个大大的“福”字,格外引人注目。这便是“福楼”名字的来源,据说这是在市政府正式登记注册的专用名词,别人不能随便借用的。福楼地处艺术气息浓厚的施瓦本区,离慕尼黑两所一流高校慕尼黑工大和慕尼黑大学都不远,交通便利,步行几分钟可到地铁站,闹中取静,紧邻慕尼黑著名的英国公园,散步、骑单车都是不错的课余选择。

福楼本身也环境优雅,房子不大,花园不小,推开临街的大门走进福楼,右边是一片花园、菜地及停车场。一条小路通往尽头的小楼,小楼略显陈旧,大门正中同样有一个大大的“福”字。福楼房间不多,只有十几间吧,象当时所有的学生宿舍一样,厨房、浴室、卫生间、电视室、电话都是公用的,除了上述价格低廉、位置中心、交通便利、环境优雅这些足以吸引任何学生的条件外,福楼的大厨房格外吸引酷爱家乡美食的中国留学生们。

七八十年代负笈海外的留学生们,多半靠勤工俭学,经济不宽裕,不可能经常下馆子吃饭,只能自己动手满足自己的中国肠胃。中国人下厨,挥舞西方没有的大菜刀一通叮咚咔嚓,然后搬来当时西方少见的炒菜锅,倒油,油热了“嗞啦”一声食材下锅,油星四溅,油烟四散,挥动锅铲翻动,声波强劲,味道十足,这一切在刺激德国人的神经,考验德国人的耐力。普通德国民众,一天能有一顿热饭菜吃已经非常满足了,十分不能理解中国人对烹饪的热衷度。酷爱整洁的德国人,也不能接受中国厨房的杂乱。后来福楼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德国学生逐步退出,那里更加成了中国留学生的天下,大家在那里交流烹饪心得,交换各人拿手菜肴,硬是在德国的学生宿舍内营造出故乡的味道。

福楼的厨房能够如此宽容地对待中国留学生烹煮煎炸,和主持人仲神父对中华文化的热爱分不开。

仲神父,是德国圣言会的神父,本名:Pater Peter Gerhards,中文名字:仲磐石。笔者曾亲自听仲神父说过他的中文名字来源。仲:取自“中国”之“中”字,加上“人”字旁,成为“仲”。磐石,则是他的德国名字“Peterus”(意为“岩石”)的翻译,取意信仰坚如“磐石”。仲神父老家在北威州的小镇牧赫(Much),生长在一个姊妹众多的大家庭,幼年进入修道院学习,立志奉献一生,晋铎成为神父。仲神父在圣言会修道院学习中文,志愿到中国传教十多年,足迹主要在山东临沂,后出于历史原因被羁押,几年后才被释放归国。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身体恢复后来到慕尼黑,负责亚非学生的信仰辅导工作。

仲神父通晓中国语言,喜爱中国文化,虽在中国遭受磨难,可是归德后不计前嫌,不分政见张开双臂欢迎中国留学生,只有台湾留学生时热情对待台湾留学生,八十年代开始有大陆留学生后,仲神父也非常欢迎大陆留学生。因此住在福楼的学生,既有德国人,也有中国人,既有国民党拥趸,也有共产党信徒,各方人等在福楼相安无事。

福楼宿舍不大,不可能接纳大量的中国留学生在此居住,但是每年一次的夏日烧烤会(Sommerfest)可是所有慕尼黑中国留学生的盛会。福楼夏日烧烤会上,有巧手做的包子、饺子等中国美食馋人,有能手烧烤的德国肉排、香肠香气诱人,有中式点心甜而不腻,也有欧式糕点美观美味。活动当日,福楼院子内摊档林立,人声鼎沸,人满为患。那时的留学生,无钱回国,无钱旅游,甚至无钱打电话(那时大多数国内家庭也没有电话),听说福楼盛会一涌而至。约上三五老友徜徉其间,品尝美味大吃一通,处处乡音饱听一回,举杯畅饮薄醉微醺,恍然不知他乡故乡。福楼的夏日烧烤会吸引中国人,也吸引德国人,很多人慕名来品尝中国佳肴,观看中国留学生及子女精心准备的舞蹈,大人孩子载歌载舞,恍惚置身华夏神州。

能够组织起这样的盛会,当然也是因为仲神父的人缘人脉。仲神父,虽然是天主教神父,但是对来访求助的留学生不问信仰,尽力支持。仲神父是圣言会神父,联邦十字勋章获得者,是具有人望受人尊重的公众人物,经他出面代言帮助,多少留学生的居留签证得以延长,顺利拿到奖学金,找到合适的学生宿舍,或申请家人来德探亲。当然作为天主教神父,他非常欢迎有兴趣的学生了解天主教教义,到福楼参加礼拜讲经活动,确实也有中国学生由仲神父引路加入教会成为信徒。

除了夏季烧烤盛会外,逢年过节仲神父也组织福楼的学生们聚餐庆祝,有人学成归国举行欢送会,福楼成为入住的学生们温暖的家。很多人在多年后对仲神父和福楼念念不忘。笔者写文在网上查找资料时,发现一篇署名“江东叟”的留学生写的纪念文章《慕尼黑的“福庐”》,写到他和仲神父他乡偶遇的喜悦,是极好的例证。

仲神父出生于1912年,在八十年代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可是他不愿离开福楼,不愿离开身边的留学生,坚持在岗位工作,直到九十年代中才离开福楼算正式退休了。可能他和福楼以及中国学生的缘分没尽吧,接任的韦伯神父(Pater Weber)到任没几个月,猝然心肌梗塞去世,缺乏合适人选,圣言会安排仲神父回来继续担任留学生的信仰辅导工作。几年后,因身体原因不得不离任彻底退休。仲神父离开后,福楼失去了他的“福星”,作为危楼被拆毁,重建的大楼不再是学生宿舍,福楼成为历史,渐渐被人遗忘。

笔者当年年幼,是中学生,不曾入住福楼,但是先祖父和仲神父是多年老友,因而认识。笔者曾多次到过福楼参加礼拜,在“慕华图书馆”借阅书籍,出席夏季烧烤盛会,观看学生组织的风俗文化演出,留下众多美好回忆,最难忘我高中毕业那年的一次旅游。1989年9月,仲神父晋升司铎五十周年,组织留学生环德旅游,途中到他的老家北威州的牧赫参加庆典。在那里我们一群中国学生分住在不同的德国家庭,受到主人们的热情招待。庆典当日,因为仲神父数千中外人士集聚一堂,在感恩弥撒外纷纷发言致辞,讲述自己和仲神父相遇相知的种种,场面盛大温馨感人。我们几十名留学生高歌一曲助兴,也赢得阵阵掌声。就在那次旅途中,我认识了当年自费留学的先生。五年后,于1994年8月喜结连理,请仲神父为我们主持婚礼。仲神父赠送我们的圣像至今悬挂在我家客厅门口正中,背面还有他的亲笔题词祝福。

离开福楼后的仲神父,健康每况愈下,于2000年3月2日溘然长逝。身后葬礼组织者仅通知了少数人,笔者辗转得到消息,想起一年前去世的祖父,老成凋零,心下黯然。追悼会在慕尼黑南部的森林公墓(Waldfriedhof)举行,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春天,我和先生打着雨伞赶到那里,见到另外二三十位熟识的学生,大家想起仲神父无言拥抱泪光盈盈。

今年,仲神父去世十七年了!福楼也早不存在。这位热爱中国的仲磐石神父和曾经的慕尼黑“中国中心”福楼,都是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应该写下来让后人知道,在慕尼黑曾经有一座福楼,它的主持人是仲磐石神父。




欢迎投稿

朴实的文字,真挚的情感,诉说与德国生活相关的点滴


广告也精彩

刊登广告

联系我们吧!

长按二维码

联系我们吧!



微信号:hsb-1997

公众号:德国华商

长按二位码加关注


感谢您关注

德国《华商报》

公众号“德国华商”


“德国华商”是德国《华商报》的微信公众号,旨在传递德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的各种资讯,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法律,提供华商在德国创业和经营的广告信息,涵盖餐饮、贸易、房地产、旅游、移民、保险、交通、留学等各个行业,推动中德的友谊与经济交往。

《华商报》创刊于1997年初,是德国第一大华文报纸,华人在德经商的指南,生活的宝典。《华商报》是连接德国社会与华人社会、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桥梁。

“德国华商”公众号目前有直接订户超过三万人,且每天在增加之中。凡在“德国华商”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广告和文章,通过本报主编的私人微信号再次转发到5000多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中,通过反复转发,可以快速到达德国华人的手机微信里,并能扩散到全球。


首页 - 德国华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