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初物语】在多瑙河上奇遇哈德考恩

摘要: 我与哈德考恩原本素昧平生,然而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神奇地来到我的身边,不仅给予了我无私的帮助,他所告诉我的那些故事,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09-27 05:37 首页 德国华商
点击标题下「德国华商」可快速关注


子初

德国华商报作者

往期精彩:

【子初物语】邂逅维斯提尔堡的早春

......



我与哈德考恩原本素昧平生,然而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神奇地来到我的身边,不仅给予了我无私的帮助,他所告诉我的那些故事,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在2012年夏季,我带着从国内来德国的父母哥嫂登上了多瑙河游船,那是一次计划不周的旅程,以至于没能事先了解到除了我们一家以外船上是清一色的德国游客,船上的所有广播、通知、解说以及沿岸各地的导游解说所用语言都是德语与船方交涉的结果是,他们同意每天提供第二天行程的英文书面通知,除此之外,他们爱莫能助。

笔者在多瑙河游船上

 

助人
为乐的哈德考恩


游船驶离起点德国小城帕绍时,正是夕阳西下,多瑙河在这一段河面狭窄,河道蜿蜒曲折,在绚烂的霞光里两岸的旖旎风光尽收眼底,山崖上的城堡、宫殿、教堂、修道院、葡萄园以及城镇乡村,移步异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宛如一幅幅田园风景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沿岸居民的生活场景一幕幕映现在眼前,生动活现,好似一部永不完结的电影。多瑙河,因其流经10个欧洲国家、拥有丰富的人文地理历史景观而闻名遐迩。接下来八天的行程安排满满,让我们期待却又一筹莫展,难道真的就这样因为听不懂解说而抱憾而归了吗?

第二天我们来到奥地利瓦豪省小镇Durnstein的一所修道院,当我正与众多游客一起跟随着导游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士亲切的声音:“你们听不懂,是吗?”待我回头一看,面前站着的是一位五十开外的大高个男士,他身材均匀,面貌随和。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为你翻译。”他说得是标准的英语,既不是侉里侉气的美音,也不是咬文嚼字煞有介事的英音,说完他就和蔼地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在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闪现的是这样的疑问:莫非天下真有这等好事,有人要义务怎么能让您辛苦地为我翻译呢?”“给需要的人提供帮助是我的乐事,不必介怀。”他的诚恳和善意打动了我,使我放下了戒心和客套,接受了他的好意帮助。“我叫哈德考恩,很高兴认识您。”他伸出手,我握住了他的手,我们相视而笑。

之后的八天行程中,他一直不辞辛苦、尽心尽力地为我们一家做翻译,他知识丰富,常常深入浅出地讲解一些相关的史实和背景知识,使我们受益匪浅。与哈德考恩一起上船的有他妻子、女儿以及妹妹和妹夫一家子,他妻子也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她主动热情地为我母亲和嫂子翻译解说,我常常看到她和母亲互相挎着走在一起边走边聊,好像很说得来的样子,我们两家也结下了友谊。在此过程中我跟哈德考恩也聊了很多,我了解到他们一家人都为教会工作,妻子年轻时就投身教会,曾被派往澳大利亚工作过几年。他们的女儿在教堂下属慈善机构工作,帮助智障儿童,他妹妹和妹夫也都是为教会工作。他妹夫看起来像是患有某种疾病,他的皮肤刷白而且脱皮,有点像白癜风那种,表情略显僵硬,说话慢吞吞。我跟他聊天的时候我问他,他现在已经退休是不是可以经常出来到处去旅游,他说不行他要回去工作,我好奇地问他做什么,他告诉我有一位老妇人在医院里住院,因为无儿无女,他要去医院照顾她,给她喂饭擦洗、读书定时用轮椅推她出来晒太阳等等。他还告诉我对于很多像她这样没有儿女的信徒,教会会照顾他们,在他们死后会把所有财产都捐给教会,所以在教会中需要有人来打理和经营这些事情。

多瑙河两岸的人文景观

 

哈德考恩在教会做慈善事业


我问哈德考恩做什么工作,他告诉我在一个慈善基金做总经理,手下有三十多位雇员。他们的基金旨在帮助东欧各国的儿童,那些失学、残疾、家庭暴力、性侵、孤儿等等。他告诉我在俄罗斯、乌克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克罗地亚、黑山、塞尔维亚、马其顿、波兰、白俄罗斯等东欧国家有很多这样的儿童,他们急需帮助。在乌克兰除了几个大城市外其地区的人们生活极其困苦,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希望,人们穷困潦倒,前景一片黯淡,到处是酗酒,而儿童的境遇就更加悲惨,他们被虐待、被家暴、被性侵。哈德考恩他们的慈善基金来到这些地方,所到之处为人们带来了一线希望。他们建学校,让孩子们受教育,给孩子们带去衣服和物品,给他们治病、送去医药,也给他们带去上帝的福音,解除他们精神上的苦痛。而所有这些钱,都来自于好心人和虔诚的基督徒的慷慨捐赠。

他讲了一件事情,一次在乌克兰他们有一项计划,要带孩子们到另一个地方去野营,需要购买帐篷和一些设备,需要两万零八十欧元,可是这时他们的账上已经没有钱了,正当他们到处想办法却毫无进展的时候,忽然有人给他们的账上汇来了两万欧元,他们很兴奋,有了钱可以买帐篷、设备、实施他们的计划了,可是兴奋之余他很纳闷,是什么人捐了这么一大笔款?一般人是不会一次性地捐这么大一笔款的,会不会搞错了呢?他通过银行查到是一位老妇人汇的款他打电话过去询问,老妇人说,她有了这笔钱,但是她想她的两个女儿都有工作,并不需要这笔钱,还是把它捐给那些更需要钱的人们吧,于是她就汇给了这个基金。多年来正是因为有很多像这样的好心人持续的慷慨捐赠,他们的基金才得以长期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

他们定期印制简报寄给捐款人,汇报这一个阶段都做了那些项目以及各个项目的进展情况。他拿给我一份最近一期的简报,A4开的版面,一共四页,第一页是一张大幅黑白照片,上面有五位年轻的姑娘,年龄大约从十八九岁到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着短裤或裙子,脸上绽放着笑容。他告诉我这些女孩都是吉普赛人,因为吉普赛人在欧洲各国都属于落后的少数族裔,他们还保留着传统的浪迹天涯、居无定所、无拘无束的生活他们没有职业,很多人仍然是靠着偷窃为生,所以到处不受欢迎。他们的孩子们很多都失学,没有干净的衣服,不讲个人卫生。这个基金给她们派去老师教她们读书,教她们清洁卫生,给她们干净、漂亮的衣服,其中一个女孩儿头上还顶着一副太阳镜,她们脸上的笑容都很甜美、灿烂。

第二页有一张照片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儿和他的男老师,这个男孩儿的父亲整天酗酒,对他拳脚相加,他曾经自暴自弃、离家出走、弃学、偷东西、被警察抓,在这个基金的帮助下,这个男孩儿已经重新回归学校,现在学习成绩优异。第四页上的一张照片里有五个孩子,年龄从六七岁到十一岁不等,他们手里分别拿着毛绒玩具、机器猫和娃娃,站在后排的是照顾他们的阿姨,手里捧着一个大蛋糕。哈德考恩告诉我,这些孩子分别来自吸毒、暴力、酗酒、贫困和离异家庭,他们幼小的身心都曾经受到过创伤,他们收容了这些孩子,并聘请了一位中年女性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另外还请了一位女教师教他们读书,并兼做心理咨询和辅导,他们的努力使这些孩子慢慢地走出心理阴影,感受到温暖与爱。这些照片下面都是报道文章,介绍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份印刷品定期邮寄到每位捐款人家里,让他们了解所捐款的用项以及项目的进展情况,很多人还会再捐款。

哈德考恩另外给我看了一本彩色小册子,是他们慈善基金印发的宣传册,上面有几幅小照片,一幅是几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们每人手举着一支挤上了牙膏的牙刷,冲着镜头大笑;另一幅是一个孩子手里抓着一个面包正在吃着,旁边一个孩子正捧着一个硕大的塑料水筒在喝水;还有一幅是一位老妇人手里拿着大塑料袋里面装满了面包。小册子下方有该基金会的地址、联系方式、银行账号等信息,这个小册子就摆放在各社区的教堂里。类似这样的慈善基金,在欧洲各国都有,无论你到哪个国家、哪个城市、甚至小镇,走进那里的教堂都能在架子上找到类似这样的印刷宣传品,旨在倡议人们捐款。

 

年轻时做过情报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进,我和哈德考恩也越来越熟悉,好感和信任也不断增加。一天,我们像往常那样随着旅游团访问一座小城,虽然我们两人走在游客中间,但是我们谈话的内容却与旅游毫不相干。他缓缓地告诉我说,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情报收集工作,也就是传说中的间谍。那时他二十七岁,为一个美国机构工作,主要任务是资助和联络那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犯。他们携带大量现金入境,设法交给那些政治犯的家属,同时获得一手情报再带出境。他被指派主要活动的国家包括当时的东德、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和前苏联,为此他们需要接受很多相关的训练。每一次秘密入境,他们身上都会携带三四万美元的现金,到达目的地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兑换成当地货币。一次在前苏联首都莫斯科,他住在一家星级酒店里,他需要兑换三万美元的卢布,他找到饭店外币兑换台的人,私底下对他说了一开始他满口答应说没问题,他还以为是要换五十美元呢,当他听清楚是三万美元时,他开始浑身哆嗦起来,他怕被克格勃发现,可是他还是很想赚这笔钱。他报了价,高于哈德考恩的心里价位,他没有接受,双方经过讨价还价后,终于达成交易。他告诉哈德考恩饭店的地下一层是厨房,二层是空调和供暖设施,三层是仓库,交易地点就在地下四层。

多瑙河岸边的自然风光


当哈德考恩带着钱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地下四层的时候,只见那里站着七八个大汉,那个人马上解释说他们是来保护他们的。于是他们来到卫生间,进来了一个大胖子,穿一件宽大的大衣,大衣里面、袖子里面都藏着钱,他们钻进相邻的两个单间,坐在马桶上开始交易,从中间的木隔板下面互相递钱,他递过去一千美元,那边就递过来相当于一千美元的卢布,就这样交易顺利地完成了。之后他要带着这些钱,避开克格勃的监视和跟踪,送到有关人员的手中。有一次他带着钱走在路上,后面有几个克格勃在跟踪,他们都身着黑色皮衣戴墨镜,就像我们在反间谍电影中常常看到的那样他下了地铁,然后就像电影中那样在车厢门关闭的一瞬间跳下来,又蹿上了对面的一列车,向相反方向驶去,再换几次车,终于成功地甩掉了尾巴。当他确认没有跟踪后才去了目的地,把钱交给当事人并带回了情报,完成了任务。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经常要扮成游客,有时还要带上家人同往,他就曾带着妻子去执行过任务,当然也要装模作样地参加一些游览活动。

他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我听得都呆了,很想了解更多,可我也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警惕性高,不想说的,你问也问不出,很多事情他们会一生守口如瓶,即使是对他们的妻子和孩子。我问他当时压力大不大,他说当然,每次在接到任务的时候都会感到巨大的压力,因为你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状况,而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必须独自面对,找出解决的办法。我又问如果万一发生不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是否会有生命危险?他回答说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被发现并且被铺,顶多蹲三周的监狱,然后会被释放,但是会被在护照上盖上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的戳,然后被驱逐出境,永远不允许再入境,他说有一对夫妇就有过此经历。而他自己在大约二百五十多次执行任务中,有一次因为车出故障,险些就使他被铺,最后有惊无险地躲过了。我问他有没有来中国执行过任务,他说曾经去过香港,找一个广东人,这人因为信了基督教而蹲了监狱二十六年,这二十六年里他没见过自己的妻子,当他最终被释放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是癌症晚期,他们只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妻子就去世了。

多瑙河游船的八天很快就过去了,我和家人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在船上的最后一晚我们两家坐在了一起,我们为哈德考恩和夫人准备了两份从中国带来的礼物,并请他们全家喝酒。而哈德考恩给我讲的故事,我对谁也没有说。

时光荏苒,这一段发生在几年前的故事,至今每每忆起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是什么原因使得哈德考恩告诉了我他那一段鲜为人知间谍生涯,我仍不得而知。



欢迎投稿

朴实的文字,真挚的情感,诉说与德国生活相关的点滴


广告也精彩

刊登广告

联系我们吧!

长按二维码

联系我们吧!

微信号:hsb-1997

公众号:德国华商

长按二位码加关注


感谢您关注

德国《华商报》

公众号“德国华商”


“德国华商”是德国《华商报》的微信公众号,旨在传递德国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的各种资讯,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法律,提供华商在德国创业和经营的广告信息,涵盖餐饮、贸易、房地产、旅游、移民、保险、交通、留学等各个行业,推动中德的友谊与经济交往。

《华商报》创刊于1997年初,是德国第一大华文报纸,华人在德经商的指南,生活的宝典。《华商报》是连接德国社会与华人社会、德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桥梁。

“德国华商”公众号目前有直接订户超过三万人,且每天在增加之中。凡在“德国华商”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广告和文章,通过本报主编的私人微信号再次转发到5000多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中,通过反复转发,可以快速到达德国华人的手机微信里,并能扩散到全球。


首页 - 德国华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