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淫淫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exepc.com。淫淫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秋水文化团队

摘要: 枫桥夜泊张继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译写午夜,猝来的钟声将我击中,钟

古诗今译,真的太美太美了!


枫桥夜泊


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译写


午夜,猝来的钟声将我击中,

钟声穿透了岸边结霜的老枫。

乌鸦的哀鸣里月亮早早落下,

它照不见客船中幽暗的愁容。


寺庙的名字铁一般凛冽彻骨,

后山的衰草掩去寒山的行踪。

黄昏时我曾走进临水的酒肆,

那碗酒怎能抵挡半世的西风!


姑苏,你可会记得今夜的我?

张继,曾枕着你的寒冷入梦。






凉州词


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译写


琥珀色的葡萄酒,甘冽醇美,

夕阳下的孤城里,帐幕低垂。

琵琶声中,夜光杯刚刚斟满,

忽闻战鼓,像一阵滚滚惊雷。


透过酒光,将军看见了白发,

透过酒光,离人看见了深闺。

醉卧沙场,顾不得他人一笑,

当年出征,就料定尸骨难回。


如果我战死在这荒凉的边塞,

请让我带走这只发光的酒杯。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译写


去年的今天,在这个院落,

我看见满院的桃树红彻。

秋千架上,佳人笑着,

桃花般的脸,虏住了我的魂魄。


还是这个日子,还是这个时刻,

我倚在同一个门扉之侧。

秋千空了,佳人何在?

春风定知情,可她不说。


泪眼望向这一院的桃树,

今年的桃花,不是去年的颜色。






夜雨寄北


李商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译写


会有一天,我跟你说起今夜的雨,

弥漫的水气,浸润了远来的家书。

窗外的池塘,秋水涨满,

我在想,你是怎样写下了我的称呼。


故乡好远,阻隔着千山万水,

归期迷茫,日日在手指间飘忽。

离人的思念,就像那红烛的芯子,

刚刚剪去,又悄悄长出。


好在啊,好在还有记忆中西窗的烛光,

它摇曳在眼前,摇曳在今夜的巴蜀。






芙蓉楼送辛渐


王昌龄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译写



深秋的雨来了,它沿着这条江,

润州的天气冷了,已有了早霜。

天色初明,与你分别在芙蓉楼上,

抬眼望去,孤独的楚山萧瑟凄凉。


把我的思绪交给你一同带走,

带向我日夜牵挂的故地洛阳。

亲朋好友要是问起远方的我,

你要细细说出我今天的模样。


你要说,少伯的心一如过往,

如玉壶藏冰,那般清澈透亮。






离思(其四)


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译写



渡过沧海,再没有见过真正的波浪,

穿过巫山,世上哪还有入眼的云霓?

轻轻挥去一路上迷离的风景,

我的心只和你的音容紧紧相依。


见多了舞榭歌台,灯红酒绿,

看惯了莺歌燕舞,花径逶迤。

就算把俗世的春色尽收眼底,

也比不上梦里看一眼你盈盈的笑意。


为什么我会这样潜心修道?

只为修得下辈子和你再做夫妻。






问刘十九


白居易


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译写


窗外,雪意越来越重,

眼前,小炉燃得正红。

洁净的杯盏已摆上了桌案,

新酿的米酒色绿香浓。


这是最值得小酌的时刻,

微醺的醉意能融化严冬。

炉火上,米酒已经温得正好,

它醇厚得如同主人殷切的笑容。


留下来,喝上一杯,

这杯酒,挡得住回程时一路的寒风。






乌衣巷


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译写


朱雀桥边,秦淮河日夜流淌,

不知名的野花,落寞地绽放。

穿过了这条黯淡的乌衣巷子,

抬头便看见挂在树梢的夕阳。


燕子在市井的人家已住了很久,

它们不再唱起昔日王谢的画堂。

笙歌远去,琼楼怎禁得风吹雨打,

花径斑驳,只有青苔在静静生长。


燕子来时,最好看依然是江南烟雨,

栏杆倚处,没有人再提起旧日风光。






清明


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译写


江南,又是一个落雨的清明,

这天的雨,淋湿了前世今生。

牧笛传来,杨柳越发的绿了,

更绿的,是那春草萋萋的孤坟。


放牛的娃儿,指向远处雨中的酒帜,

酒帜低垂在植满杏花的小村。

要是有人将花瓣细细翻看,

不知道能看出多少的泪痕。


执杯在手,我问天上的人,

你可曾闻到了这酒的清芬?